天气变化值多少钱?一般人并不清楚,甚至可能根本想不到。

据北京市气象局消息,北京市气象台7月20日08时40分升级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预计20日本市大部分地区仍有暴雨、局地大暴雨。

尽管“千年极寒”在专家看来只是浮云,但随着这个不靠谱的传言,国内Bling-Bling的皮草、和黑乎乎的煤球等早已迫不及待的涨价。天气变化的商业价值,由此可窥一斑。

昨日至今晨,北京、河北等地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河南和湖北局部特大暴雨。预计今天至明天,湖南、河北、北京、天津等多地暴雨,局地大暴雨!首都机场已取消500多架次航班;京九线、京广线水害造成部分列车晚点。国家防总昨晚连夜启动海河辽河防汛三级应急响应。

看天气买股票

德国经济议题观察家施瓦茨在《气候经济学》里说,“天气在全球4/5的经济活动中都扮演决定性角色”,比如同样一场大雨,落在菲律宾的纳卯就是一场小型灾难:户外作业停滞,配电箱渗水,整个区域会因此瘫痪好几个小时;而落在德国科隆,街上的行人会涌入商店或百货公司,剩下的就是一边避雨一边Shopping。

零售巨头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些显著增加营收的机会。日本的研究表明,气温达到22℃,啤酒就开始劲销,气温每上升1℃,大瓶装啤酒每天就多卖230万瓶;气温升至24℃,泳装开始走俏;超过30℃,冰淇淋因为不解渴而销量下降,饮料会大卖。

家乐福超市有上万种商品,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气象敏感商品,每天的进货量,在一天中的什么时段进,直接取决于当天的天气状况。精确到以小时为单位的天气信息,为避免商品脱销或滞销提供了决策依据,而家乐福也可节约成本。

在西方经济学界,德尔菲气象定律将这一变化的商业价值计算得更为数字化:气象投入与产出比为1:98,即投资1元钱,可以有98元的经济回报。

台湾气象学博士彭启明没有放过这样的操盘机会,2002年他组建天气风险管理开发公司,为企业开设“企业健诊”,用他的天气买卖,验证了“零售业气象经济学”存在的可能性。

彭启明吃定天气买卖这碗饭的直接动因,是因为2001年韩国的一场沙尘暴。韩国三星工厂停产,却带动三星的股价连续三天涨停。彭启明震惊之余开始研究,结果发现从1999年至今,国际原油的价格都与天气有着明显关系。比如冬天太阳黑子活动频率的低峰期,天气变冷,供暖需求大幅增加,会带动油价攀高。

为了证明这一发现,彭启明以20万元新台币尝试布局石油期货,这次投资,让他获利近3倍。彭启明开始相信这个买卖是有赚头的。

过去在台湾,资深店长每天开门都有两桩事情,一是看天上有没有卷曲云,如果有就代表会来台风,当天要多备方便面和手电;二是看农历,寒流时多进暖手宝,进入梅雨要多进雨衣。

彭启明说,上下温差有3℃,商品结构就截然不同,这在零售业与服装业表现得尤为明显。现在每天早上7点,岛内的便利店店长都会透过POS终端查看天气,决定今天的订货清单。

彭启明的公司,曾经负责过一对新人在阳明山的婚礼天气监测。新人要求公司挑选一个蓝天白云的日子,结果当天婚礼现场偏偏下雨,一街之隔却阳光普照。“问诊”失败的结果是,彭向客户支付了天气买卖的赔偿金。

天气“问诊”难敌不测风云,这就衍生出另一桩更为复杂的天气买卖——天气保险。

气象的影响和相应的服务需求从古至今都真实存在,但是,它只有随着技术进步和商业发展才会逐渐释放出来。你需要了解的是,按照着名的“德尔菲气象定律”:企业气象投入与产出比为1:98,即在气象信息上每投资1元,便可以得到98元的经济回报。中国气象投入产出比虽然达不到这么高,但也有1:40,而且是百亿市场。

为晴天买保险

对于高尔夫球场老板来说,没有比连续下十天雨更令人沮丧的了。

弗里德伯格(David
Friedberg)却可以成为这股沮丧情绪的终结者。曾是Google雇员的他,在2007年就推出了在线为天气购买保单的服务WeatherBill(天气保险公司)。

实际上,WeatherBill并不是一家真正的保险公司,只是依赖功能强大的天气预报引擎,提供一种类似于保险的服务,为客户未来一段时间的天气状况保险。

你可以先选定一个度假目的地,然后输入不想遇到的天气指数,还有你希望的天气指数。一切搞定之后,网站提示你这一地区的天气预报,以及美国国家气象局以往30年的资料分析。随后,根据网站的测评,一份保险价格表会出现在你面前。如果想要购买,确认即可。

图片 1

WeatherBill目前已经可以提供多个险种,实在是外出旅行必备。

WeatherBill出售天气保单时,无需承保和审批程序,客户理赔时也无需提供财产受损证据,而是一切以气象站的观测数据为依据。天气保险公司会在保险期结束后的5个工作日内,自动按照合约规定的金额支付赔偿。只要花40美元,旅行者就可以被保证获得一段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如果淋雨了,弗里德伯格会支付全额保费。

最低1美元,最高百万美元的保单费用,使得这一略带浪漫色彩的网站,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仅供消遣的无聊之地。它已经获得了17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2009年,弗里德伯格还入围美国《新闻周刊》当年评选的20名“最佳80后科技创业者”。

这也为买卖天气的进一步商业化,提供了绝好榜样。

图片 2

瞄准天气期货

当你既学会用天气预报选股票,又舍得为自己的年假旅程投一份天气保单,那么接下来的天气买卖,就显得不那么难理解了。

这就是天气期货。

天气期货的运作原理,与一般的商品期货相似,只不过那些惯常出现在商人们脑海里的大豆、玉米,统统变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天气。

在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每个月的开始,交易所的期货市场主管机构,都会根据过去10年当月的气温情况,为降温度日数或升温度日数确定一个初始值。“做市商”将喊出“出价”和“要价”,前者比初始值稍低,后者稍高,这是投资者可以买进或卖出的度数。

随着天气变化和市场反应,交易值也起伏不定。月底交易所根据实际温度进行结算,以华氏1度等于100美元的价格兑现所有期货合同。

有谁会买天气期货呢?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比如一家热力发电厂,在夏天时通过咨询气象预报公司,得知当年的冬天会是暖冬——这必然造成居民用电量的下滑,进而发电厂的营收会缩减。为了减少损失,发电厂会在冬天来临之前,大量买进温度指数,然后在冬天卖出。温度指数一进一出,发电厂就可以利用赚到的期货收入,抵消一部分损失。

从1997年起,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正式开始交易天气期货,到现在,美国、欧洲、亚太地区的天气状况,都已成为天气期货的交易对象。

而在天气期货的交易品种上,现在气温、日照小时数、降雨毫米量,也都已成为天气交易的项目。去年他们甚至还获得批准,允许对空气污染物进行期货交易,在未来,针对空气污染物的期权交易也将开始。

日本的天气期货交易于2005年前后展开。日本人买卖天气的重点,放在了台风、降雪等期货合约上,因为日本多台风,多降雪。财力壮大的饮料商,也因为惧怕雨天造成饮料销售量下降,对阳光期货十分青睐。

但很抱歉的是,由于金融体制不同,中国目前天气期货还处于讨论阶段,这也是唯一的遗憾。

(了解最新科技与商业资讯及新鲜话题,关注本站微博

反常天气让天气成为高频话题

全球变暖导致冰川消融、退缩以及全球各国气候的反复无常,早已是公开的严峻事实。也是在2013年5月,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气象研究员康世昌来到珠峰东绒布冰川垭口取冰芯。“我们至少可以从冰芯里面看到,20世纪以来全球增暖是非常明显的。”康世昌后来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反常天气让天气本身成为关注度越来越高的话题。“灾害性天气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影响比较大,而且随着信息传播速度越来越快,社会对它的敏感度在增加。”北京社科院研究员吴向阳说。

在美剧《生活大爆炸》里,智商高达187的谢耳朵讲过一个关于天气的有趣现象:“高空急流的改变可以影响地球自转的速度,所以坏天气的确能让一天的时间变得长一些。”

弗里德黑姆·施瓦茨在其着作《气候经济学》中指出,天气在全世界五分之四的经济活动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除了“靠天吃饭”的农业外,航空、航海、商业零售、快递物流业、建筑业等,都对天气颇为敏感。

气象的影响和相应的服务需求从古至今都真实存在,但是,它只有随着技术进步和商业发展才会逐渐释放出来。不变的是趋利和避害,躲避自然灾害是最原始的气象需求。据统计,中国每年因气象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占GDP的3%—6%。全球每年气象灾害占自然灾害的70%,平均损失超过300亿美元。

历史记载最多的是灾害对作战的影响。1854年11月4日黑海出现了一场风暴,法国军舰“亨利四号”沉没。事后,拿破仑命令巴黎天文台台长勒危耶详细研究这场风暴。后者通过对风暴移动路径的分析发现,如果能事先预报出风暴的移动情况,这次损失是可以避免的,进而提出为海军建立风暴预报和警报系统的建议。

这便是世界上第一家天气预报服务公司的开始。两年后,法国的天气预报服务扩展到了整个欧洲。除了军舰,航运、渔业等也是天气服务公司的忠实用户。现代的海洋运输公司,对气象导航服务依赖度更高。

全球化运营带来更复杂的气象需求。2014年春夏巴西大旱,高温不退,对于全球最大的咖啡连锁店星巴克来说,这意味着巴西这个主要的咖啡豆产区产量骤降,国际咖啡豆价格上涨。2014年6月,星巴克宣布上调旗下几款咖啡的价格。跨国食品公司的采购部门需要掌握全球整体气象情况,努力将风险降至最低。

借助大数据,人们能够更清楚地掌握天气对于零售业的影响。相关统计表明,流通类销售额的65%取决于天气,因为天气直接影响人的生理、心理,支配他们的消费行为。气温相差摄氏度或降水量增减1毫米,反映到商场和客流及销量都有明显变化。这也就是经济学界所谓的“一度效应”。

在德国,气温超过22摄氏度,啤酒开始劲销,气温再每上升1摄氏度,大瓶装的啤酒每天会多销230万瓶,德国气象公司由此开发了相关的“啤酒指数”。此外,还有乘车指数、冰激凌指数、泳装指数、食品霉变指数等,商家可据此提前制订生产营销计划。精明的商家根据天气预报的情况,就能提前确定库存和商品品种,以利用气温、降雨等变化增加销售量。

日本大型超市连锁店伊藤洋华堂,20多年来持续与IT公司合作,开发以POS为前端的电脑网络资讯系统。它让伊藤洋华堂的员工得以统计商品销售和季节、天气、时间、节日等因素之间的关系,预测在一天的不同时段、不同天气下,哪种商品卖得最好。“超商零售业是看天吃饭的行业,气温相差两三摄氏度,某些商品的销量就会相差一两倍。”台湾天气风险管理公司董事长彭启明说,台湾的超市也纷纷模仿日本做法,总部会提早告知各门市明后天的天气变化,门市可以因应当地气候变化,准确订货、减少库存、提高销售,营运效率会更好。

图片 3

了解、预知天气,能帮你赚大钱

实际上,气象服务是一个大产业。“美国天气市场估值100亿元。”彭启明说。

彭启明毕业于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大气物理研究所,但他不甘于“读大气系,毕业后只能进气象局,不然就等同失业”的命运定势。2004年,他正式辞掉“国立中央大学”气象系教职,成立天气风险管理公司。这个小公司成长迅速,年营业额已从2004年成立之初不到500万台币上升到现今预估的一亿台币。

目前彭启明的公司提供三大服务项目,第一种是企业服务,主要提供预测咨询、天气风险系数分析系统以及商品销售预测分析;第二种是媒体服务,以提供天气资讯为主;第三种产品以天气风险管理为主,包括风险评估、精算天气保险、天气衍生性商品等。

具体来说,他所接的案子以户外活动为多。如公关公司举办户外活动,对天气资讯的需求较高,“拍摄时要求天空万里无云,那么具体在什么地方能实现这一需求?又能维持多久?这些资讯就需要我们来提供。”彭启明说。他的客户甚至还包括郭台铭,郭台铭旗下一家公司要举办员工家庭日,却担心坏天气搅局,遂由彭启明替他提供天气预报服务。

彭启明说,在美国像这样的天气经济咨询公司就有500家,日本有80家。

气候预测或者说气候服务产品有着悠久的历史。被称为“天文学家”的古巴比伦人做出的气象预报,被刻在石碑上保留了6000多年;中国的气候预测起源能追溯到春秋时期的二十四节气;伟大的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也写过一篇关于气象学的论文。

这些预测的依据无一例外是统计学。“对天气状况进行单纯的统计预测早已成为可能。假如,今天下雨,那么明天也下雨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气象学者可以察看数据库里有关过去下雨的实例,或者察看较长时期内下雨的概率的平均值,如3月份的伦敦基本有十一二天都在下雨,进而得出答案。不过,这样的预测的用处不是很大,它无法告知你明天是否需要带伞,更不用说预测台风的路径了。”纳特·西尔弗
在《信息与噪声》中写到。

过去50年,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气象学取得了真正的进步。除了由政府和媒体提供的免费灾害预警和天气预报,商业气象服务蓬勃发展,为用户提供利用基本气象服务所收集的资料和所生产的信息气象产品。

美国和日本是全世界商业气象服务发展最好的国家,酝酿出多个世界顶尖的商业气象服务公司。市场调查机构IBIS
World的数据显示,现在美国气象信息市场主要由美国天气频道和Accu
Weather主导,前者占有的市场份额为51%,后者占14%。

美国天气频道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天气预报、交通气象等信息。这家公司拥有6000多家有线电视系统,用专门的气象频道为全美6800万有线用户提供天气预报服务,产品包罗万象,有当天的天气状况、天气预报,以及气象卫星图像、恶劣天气报告,甚至还有滑雪气象信息、花粉预报、紫外线指数预报等。该公司的国际业务已经扩展到法国、英国等12个欧州国家和墨西哥、巴西等21个拉美国家。

拥有77项专利的美国天气频道宣称:“比天气更加强大的是我们帮助你从天气当中赢利的能力。”

不过,如果你想了解暴雨期间具体做什么生意赚钱,那么你需要Accu
Weather,其提供的天气营销服务可以为企业选择打折、增加库存时机提供一系列的数据支持,也可为社交媒体提供可借鉴的天气信息。Accu
Weather表示,自己可以帮助客户找到当地某种产品的销量与200种天气变量之间的关系。例如,在飓风天气下,最畅销的食品是蓝莓烤面包。这种分析需要多个IT部门的协助。在气象领域,研究与开发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如Weather Trends International和Custom
Weather等,关注于更加细分的领域。像CoreLogic和Planalytics等IT供应商则提供带有分析工具和服务的气象信息,对来自ERP、制造业和其他IT系统的数据进行整合。这些公司中大多数使用以保护公民生命和财产安全、提高国民经济为使命的美国国家气象局提供的免费数据,然后再用自己的系统通过数据分析以及新的算法创造新产品。

图片 4

投入一元,收获98元的大生意

“中国没有这样的私营商业气象公司,一家也没有。”吴向阳说,中国的气象服务一直由政府机构垄断。彭启明预测,如果中国能够放开行政垄断,将带来一个百亿市值的市场。

中国市场同样存在对气象服务的需求。按照着名的“德尔菲气象定律”:企业气象投入与产出比为1:98,即在气象信息上每投资1元,便可以得到98元的经济回报。吴向阳表示这个数字略高,并不广泛适用。“中国气象投入产出比约为1:40。”他说,即花1单位货币购买气象服务,可以得到40倍的回报。他认为美国约为1:7,新西兰是1:17,数字之间的差异有多种原因,经济总量大、增速快的国家,投入产出比更高,整体气象服务相对较为充分的国家,投入产出的边际效益则会递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