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P/译)对很多人来说,手机已经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即便如此,有关手机使用对人影响的研究却还很少,特别是关于人一旦离开手机会怎样的研究。现在,密苏里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人们在离开智能手机后,会出现严重的心理和生理问题,包括认知能力下降。研究者认为这些结果表明,手机用户在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场合,比如考试、参加会议或完成重要工作任务时,千万要记得把手机带在身边,否则可能会导致认知能力的下降。研究论文于1月8日在线发表于《计算机媒介通讯期刊》(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上。

当人们在开车、走路、工作或学习的时候,同时使用手机必然对人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一种干扰。但是,我们在这里要谈的不是使用手机带来的干扰问题,而是“手机的出现”对我们的干扰,可以简单地称这种现象是“手机在场”现象。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克雷顿和密苏里大学前教授格伦·莱什纳(Glenn
Leshner)观察到,当iPhone用户在进行简单的找单词任务时,如果让他们听到自己的iPhone铃响但无法接听时,他们就会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焦虑,而且不适感也会增加。另外,与拿着iPhone时相比,他们的任务表现(找出的单词数)也会下降。

长期用大手机或致“Plus综合征”

图片 1明知有电话打来还不能接,一定会有百爪挠心的感觉……图片来源:heresthethingblog.com

无疑,手机会令人们分心。当人们在做一些不需要手机参与的事情时,手机的出现是一种干扰。反之,手机不在身边,也会令我们手足无措。以前,心理学研究的分离焦虑集中在儿童身上。小孩子从母亲或者其他抚养者那里获得食物、保护和关爱,所以孩子对母亲产生依恋,如果分离,就会产生分离焦虑。如今,手机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另外一个依恋对象。心理学家认为它满足了我们三方面的心理需要:效能感、自主性和归属感。如果跟它分离,我们会出现手机分离焦虑。

在进行实验时,研究者让iPhone用户各自坐在实验室的小隔间里,并告知他们实验的目的是测试一款新的无线血压计的可靠性。实验对象需要分别在带着iPhone和不带iPhone的情况下,完成了一个找单词的任务。同时,研究者对他们的心率和血压进行了记录。

图片 2

在完成第一个任务时,研究者记录下了实验对象的心率和血压,并让他们报告自己的焦虑和不适程度。接下来,他们被告知身上携带的iPhone的蓝牙对无线血压计产生了干扰,因此必须在后续实验中把iPhone放在房间里离自己较远的地方。

手机在场效应

随后,这些人被要求完成了第二个任务。在找单词的过程中,研究者会给实验对象打电话,并在铃声停止之后,记录下了他们的血压和心率情况。随后,他们又被要求报告了自己的焦虑和不适感程度。研究者发现,与持有iPhone时相比,离开iPhone后用户的焦虑感、心率和血压水平明显增加,完成任务的表现也有所下降。

当人们在开车、走路、工作或学习的时候,同时使用手机必然对人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一种干扰。但是,我们在这里要谈的不是使用手机带来的干扰问题,而是“手机的出现”对我们的干扰,可以简单地称这种现象是“手机在场”现象。

论文第一作者,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博士生罗素·克雷顿(Russell
Clayton)表示:“我们的研究结果说明,离开了iPhone,人们在心理测试中的表现会受到负面影响。此外,从结果中还可以看出,iPhone甚至能够成为人们自我的延伸,以至于我们一旦与它分离,就会感到‘失去自我’,并且生理上也会出现不良反应。”(编辑:球藻怪)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的研究者招募了一些志愿者来参加一个手机在场效应实验。实验是两两进行的,研究者让两个人把所有个人物品留在另一个房间寄存后走入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有一个书桌和两张椅子。如图所示,1代表手机;2代表书桌上的一本书;3代表椅子。两个人坐在椅子上进行10分钟的谈话。谈话内容是过去一个月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谈话完之后,研究者将测量志愿者感觉到的与谈话对象的关系质量和亲密度。当然,有一半志愿者在谈话时,书本上放着手机,而另一半志愿者谈话时,书本上没有手机。这部手机是很普通的手机,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

PS:考试成绩不好,一定是因为老师不让把手机带进考场!

实验结果发现,当有手机放在书桌上时,谈话者感受到的双方关系质量和亲密度都相对低。后来,研究者重复了一个类似的实验,结果跟这个实验一致。这表明,手机在场会影响人们的人际关系。虽然手机是通过什么来影响人们面对面交谈的效果,但是它的影响被认为是确定无疑的。

文章题图:scooppick.com

在手机上发现的这些现象似乎不是新事物。因为早在1965年,心理学家扎荣茨就发现,当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人们的生理唤醒更强,因而人们在简单的任务中表现更佳,但是在困难任务中表现受阻。小孩子在做简单的数学题时若感受到自己父母在关注着他,那么可能他会做得更好,但若是在做奥数等对他来说有难度的题目,那么他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手机扮演了一种“他人在场”的角色。

除了唤醒作用,他人的出现也会争夺人们的注意力资源。人们会被他人所分心,在任务和他人之间分配注意力。所以,手机在场现象可能反映了手机使得我们心绪发生波动,也可能反映了它对我们有限的注意力资源的占用。

如果人们只是在做简单的工作,那么手机的出现对人们不会有影响。但是在复杂的工作中,只要有手机出现,人们的工作表现就会打折扣。有研究表明,人们在讨论有意义的话题时,手机出现在视线内会影响人们在讨论中达成的效果。但是,在闲谈的时候,手机出现与否都没关系。形象地比喻一下,这貌似在提示我们,在路上散步偶遇朋友时手里拿着手机是没关系的,但是如果我们在开会,或者要找朋友敞开心扉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时,最好是“净身”认真地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