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年的训练后,约书亚果然一举夺冠,之后受企鹅出版社之邀,花三年时间完成了《与爱因斯坦月球漫步:记忆的艺术与科学》(Moonwalking with Einstein:
The Art and Science of Remembering
Everything)。他解释,这个貌似荒诞的书名“指的是我在美国记忆力锦标赛中所用的一种记忆方法,确切地说,是帮我记住一副扑克牌的记忆术。与爱因斯坦太空漫步就是一个记忆方法,因为这个意象看起来有些傻傻的。让人兴奋或者有趣的事情是最容易被人记住的。如果你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一幅画面:爱因斯坦穿着廉价的拖鞋,戴着镶钻手套,配合着月球漫步的曲子在滑着太空步穿过舞台,相信你一定会过目不忘。”

刚果金重视宗教信仰,信教群众占总人口的90%以上。主要宗教有天主教、基督教、金邦古教、伊斯兰教、原始宗教等。其中金邦古教由刚果人西蒙•金邦古于1921年4月在刚果金下刚果省创立,是倡导精神觉醒,反对殖民统治的本土宗教,信徒约占总人口的3.8%。

每天早上,约书亚的邮箱里都出现一则来自Memrise的信息,提醒他“给种子浇水”——Memrise借鉴了Facebook上热门游戏“农庄小镇”(Farm
Ville)的模式,要学习的单词被称为“种子”,“浇水”就是指花几分钟时间复习几天前或是几周之前学习的单词。10周后,他不仅完成了整本林加拉语字典的“种植”,还浇灌了所有的mem,让它们在自己的长期记忆“花园”中扎下了根。而根据Memrise的统计数据,他在这个网站上花费的时间一共才22小时15分钟。其中最长的一段连续学习时间为20分钟,平均连续学习时间只有4分钟,相当于4分钟一节课。这就是关于记忆的另一大原则——“间歇重复”(spaced
repetition),在较长的时间里,反复地、间隔性地加深记忆。

刚果金是个多人种、多部族的国家。全国有班图人、尼洛特人和尼格罗人3个人种,其中班图人占全国人口的84%,几乎遍布全国各地。尼格罗人包括俾格米、阿卢尔等部族,集中在赤道密林中,身材矮小,至今保持着与世隔绝的原始生活状态。全国有254个部族,主要部族有刚果族、班加拉族、库巴族等,各部族几乎都有自己的语言,其中林加拉语、刚果语、齐卢巴语和斯瓦西里语被规定为4种国家通用民族语言。

怎样学得更好?请移步学习类小组
更多在线学习资源,尽在MOOC自习教室

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原名扎伊尔共和国,1997年改称现名。位于中部非洲的南部,赤道横贯境内,大约1/3的国土位于北半球,其余位于南半球。国土面积2,344,885平方公里。总人口为5,751多万。首都是金沙萨。国旗旗面为天蓝色,对角线有一条红色带,红色带旁边有两道黄色镶边,左上角是一颗大的黄色五角星。这是2006年2月18日,根据刚果新宪法规定开始使用的新国旗。《起来,刚果人》为该国国歌。国花是芙蓉。独立日为6月30日。法语为官方语言。各民族有各自的语言,主要的民族语言有林加拉语、基孔果语、契卢巴语和斯瓦希里语等。

与此同时,埃德已从巴黎大学获得认知科学博士学位,并与普林斯顿大学的神经学博士克雷格·德特罗合作创办了一个社交学习网站Memrise。埃德曾告诉约书亚:“或许探究人类记忆力的最好方法就是努力让记忆力达到最好的程度。其实最理想的状态是和一群聪明健康的人待在一起,那样就可以得到严谨而客观的记忆力反馈信息。这也就是所谓的‘记忆回路’(memory circuit)。”他希望能将沉迷于无聊游戏的神经回路用于学习,让学习变成一件让人欲罢不能的趣事

四年前,为了替《国家地理》撰写一篇关于黑猩猩的报道,约书亚·弗尔(Joshua
Foer)来到了刚果共和国最北部人口稀少的恩多伊(Ndoki)森林。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名叫博斯科·蒙哥索(Bosco
Mongousso)的姆邦加族俾格米人。博斯科居住的马考(Makao)村,是在进入努阿巴莱恩多伊(Nouabalé-Ndoki)国家公园之前,莫塔巴(Motaba)河上最后的一个人类据点。

学点什么,玩点什么

当约书亚抵达刚果(布)后,他发现Memrise的训练结果比自己设想的还要好。虽然学会那1109个林加拉语单词并不足以让人流利地掌握这门语言,却可以让人迅速地融入真实的语言环境。更重要的是,这些常用词汇就像一个基础框架,让人能够在上面加筑更多的新词汇。随着掌握的单词越来越多,它们之间的联系即语法规律也逐渐显现。比如,林加拉语中“工作”的动词形式是kosala,而名词形式是mosala;“工具”是esaleli,“工场”是esalelo。

约书亚觉得自己需要掌握一些基本的林加拉语(Lingala)。这是19世纪在刚果盆地出现的一种贸易语言。今天,在刚果和安哥拉部分地区,有约200万人以它为母语,另外有包括俾格米人在内的700万人将它作为第二语言。 在启程之前,约书亚仅有不到两个半月的准备时间。然而,当他上网搜寻相关学习资料时,只找到一本美国外交事务研究所1963年印刷的课本,以及一本包括1109个单词的林加拉语—英语字典。有可能在如此少的时间里掌握一门语言么?埃德·库克(Ed Cooke)给他的答案是“轻而易举”。

埃德是第十一届世界记忆力锦标赛的冠军。2005年,约书亚在报道美国记忆力锦标赛时与他结识。约书亚曾以为这种比赛是“学者的超级碗大赛”,却意外地被告知,参赛者只是一些“脑力运动员”,而且他们的记忆力与常人无异,只是掌握了一种“超级简单”的记忆术——“记忆宫殿”(memory palace)。埃德向他展示了如何用这种技巧来完成貌似不可能的任务,比如在两分钟内背下一首长诗,上百个随机数字组成的数列,或是一套随意打乱的扑克牌的顺序。传说这套记忆术由公元前5世纪时的希腊诗人西蒙尼戴斯发明,古罗马政治家、雄辩家西塞罗用它来记住演讲辞,中世纪的学者们则利用这种方法来背诵书籍。在那个时代,记忆力是一种神圣的能力。只有通过记忆,人们在思考过程中形成的思想才能真正地刻入脑海,而相应的价值观念才能真正地形成。15世纪以后,古老的记忆术伴随着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而消失。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英国人托尼·博赞(Tony Buzan)以传教士般的热情复兴记忆术,1991年发起首届世界记忆力锦标赛。“头脑其实和肌肉一样需要锻炼。”他鼓励约书亚:“好好考虑一下,或许你可以参加下一届美国记忆力锦标赛。”

相关文章